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缘何花落东北“奉天”

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缘何花落东北“奉天”
原标题:距诞生地山东淄博940公里之遥  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缘何花落东北“奉天”  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手稿,是我国古典名著中仅有存世的作家手稿,现存于辽宁省图书馆。现在,蒲翁故乡的有识之士和有关部门正活跃运作,希望经过仿真影印、原样仿制的方法,把《聊斋志异》手稿原汁原味地“请回”老家淄博。  《聊斋》手稿的保存地缘何不在其诞生地山东省淄博市,而是保存在离淄博940公里之遥的东北辽宁省图书馆?  梦断科举,终身汗水著聊斋  蒲松龄,字留仙,别号柳泉居士,世称聊斋先生,自称异史氏,今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;生于1640年6月5日,卒于1715年2月25日。  蒲松龄天资聪颖,19岁应童子试,连续考取县、府、道三个榜首,名震一时。但是命运多舛,不喜爱八股文的蒲松龄尔后屡试不第,直至71岁时才成为岁贡生,每月可收取象征性的“退休金”。  蒲松龄终身的大部分时刻是在距家约30公里的周村区西铺村毕际友家做垫师。他从年轻时即着手创造的《聊斋志异》,一向未能结集。到毕家任私塾先生后,读书创造的条件大为改观,有石隐园的美景,有万卷楼的藏书,再加上有毕家的支撑,自此,他在业余时刻把精力一股脑地投入到收集材料与构思创造中。  蒲松龄以终身精力创造出闻名的文言文短篇小说集《聊斋志异》。诗坛首领王渔洋在毕际友家见到蒲松龄,非常欣赏,以为奇才;在借阅了蒲松龄创造的《聊斋志异》后,怅然题诗《戏题蒲生〈聊斋志异〉卷后》:“姑妄听之姑听之,豆棚瓜架雨如丝。料应厌作人世语,爱听秋坟鬼唱诗。”王渔洋以苏轼因对立变法,被贬为黄州团练副使,常与人谈神论鬼,要他人“姑妄听之”的典故,提示《聊斋志异》以传奇而志怪的特色,具有超现实的奇异性和虚幻性。又用李贺《秋来》诗“秋风鬼唱鲍家诗”,指明其 “厌作人世语”,避开人间人事而托言鬼狐,喜讲鬼故事,道出聊斋故事选材的方法和涵义的真理,这是极具眼光的鉴赏和点评。  蒲松龄则答以《次韵答王司寇阮亭先生见赠》:“志异成书共笑之,布袍萧索鬓如丝。十年颇得黄州意,冷雨寒灯夜话时。”述说了创造之艰,也表达对王渔洋给予的必定和赞赏的感谢之情。  1766年,蒲松龄逝世半个世纪,《聊斋志异》方刊刻行世,从此广为流传。  郭沫若先生曾为蒲松龄新居题联,赞誉蒲氏著作“写鬼写妖略胜一筹,刺贪刺虐入骨三分”。  为避战乱,后人携稿闯关东  据《蒲松龄年谱》等史料记载,蒲松龄40岁始在周村区西铺村毕际有家坐馆,那时《聊斋志异》已开始结集。《聊斋志异》定稿后,因为家境贫寒,无力排印,只好收藏在家。他虽视书稿为镇家之宝,可一些过从甚密的朋友求借,又不得不借,但遵循一条规则——不借全稿,以保全手稿的安全。  蒲松龄48岁那年春天,结识了其时的大诗人王渔洋。那年夏天,王渔洋来信索阅《聊斋志异》。据淄川人王培荀《乡园忆旧录》记载:“《志异》未尽脱稿时,渔洋先生士祯按篇索阅,每阅一篇寄还,按名再索。”  听说《聊斋志异》定稿后,王渔洋曾欲以500两黄金的天价购买,蒲松龄坚拒。他还为宗族立下规则:“长支传书,次支传画。”  按蒲松龄遗训,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由其长子蒲箬一支代代传存。为使后人传承代系清晰明确,他为子孙编制了谱系命名用字,共32世:“竹立一庭,上国人英,文章显业,忠厚家声,门多贤哲,代有公卿,庆延宗绪,万叶长荣。”  据齐鲁书社2018年9月出书的《聊斋锁议》(蒲松龄后嗣蒲先和著)录入的回想文章,整理文献材料,参看近年来媒体刊载有关报导,可对《聊斋志异》手稿流落东北的进程有一个较具体的了解。  将《聊斋志异》手稿带到东北的,是蒲松龄八世族孙蒲价人。1863年,淄川城内迸发农民起义,硝烟四起。其时,蒲松龄长支子孙手中的手稿,寄存于蒲氏家祠中。后来,清军血洗刘德培的根据地淄城,这恰恰是蒲氏家祠所在地。蒲价人忧虑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等瑰宝在战乱中遭受意外,便携往关东。之后,他久居沈阳(时称奉天),以卜卦和代写文书为生。后将手稿传给儿子蒲英灏。  军阀借阅,半部手稿无影踪  1894年,蒲英灏供职于盛京将军依克唐阿幕府。依氏得知蒲英灏藏有《聊斋志异》手稿而借阅,蒲无法只得以半部借之。  但依克唐阿未能践约奉还,致使该部分手稿至今下落不明。本来,戊戌变法发生后,慈禧紧迫调兵,依克唐阿受命进京。因为走得匆忙,他未告知手稿存于何处,进京后又染急病,于1899年不治身亡。由此,弥足宝贵的《聊斋志异》手稿只剩下“半部”。  1900年,蒲英灏受命镇守西丰县,其家族随迁,半部手稿也被带到西丰。蒲英灏逝世前,将半部手稿传第五子蒲文珊。  蒲文珊曾任西丰县立图书馆馆长。1931年,时任伪满洲国参议、奉天省图书馆馆长的袁金铠得知蒲文珊藏有《聊斋志异》半部手稿,便提出借阅。蒲文珊推托不得,亲携手稿面见袁金铠,并拒绝了袁的重金收买。  袁金铠继而提出借书选印。蒲文珊觉得,选印祖上著作亦属功德,就容许了。为防意外,蒲再度亲带手稿赴奉天与袁金铠协商选印事宜。  其时,袁金铠运作成立了《聊斋志异》原稿审阅委员会,蒲文珊任委员。蒲一再叮咛妥善保存手稿,并将手稿暂存于奉天银行。但是,“九一八事变”迸发,选印一事被放置。  1935年夏,局势稍安稳后,选印再度被提起。此项工程由东北各县及西丰县士绅出资,胶版影印,于同年9月出书。  但其时袁金铠并未立刻交还手稿。时隔五年后,经蒲文珊屡次催要,终将原稿索回。尔后,又有日自己和奸细垂涎手稿,以重金收买,蒲文珊不管个人安危,有勇有谋,均以“手稿已送回山东”为假称“而力拒之”。  苍天有灵,入藏东北图书馆  为保存好手稿,蒲文珊用红木匣精心寄存《聊斋志异》半部手稿,平常秘不示人,即使其子女也很少看到。就这样,蒲文珊将半部《聊斋志异》手稿“雪藏”了20多年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在土改中,这半部《聊斋志异》手稿险被付之一炬。  1947年冬,西丰县解放。1948年头土改后期,乡村刮起一股进城“挖浮财”风。蒲文珊家中的藏书被悉数拉到乡村。一天,时任西丰县人民政府秘书的刘伯涛到元宝沟村检查工作时,在农会旧书堆中发现一函两部褪了色的蓝布皮线装书,乡民正准备将这些旧书拿来引火用。  刘伯涛小心肠翻开册页,“聊斋志异”四字映入眼帘。他细心翻看,见两书用的都是早年竹制纸,毛笔字整齐秀美,并多处勾画修改,有的还加了眉批,越看越觉得非同一般。刘伯涛找来1933年由遵化史锡华总司校勘选印的《聊斋志异》影印本,细心核对,发现不只笔迹共同,且书内所选文章都出自他手中的两部《聊斋志异》。  1948年6月,已任西丰县县长的刘伯涛先后八次将蒲文珊请到县政府。经蒲文珊辨认,从旧书堆里发现的手稿,便是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手稿。  考虑到祖辈为保存手稿所阅历的种种危险苦难,蒲文珊“为持久保证手稿的安全,光大祖德,慨然赞同将手稿交由国家保管。一起,写了《聊斋原稿》和《聊斋流源考》两篇短文以供研讨家参阅。”(《聊斋锁议》)  1950年,蒲文珊将半部《聊斋志异》手稿捐献给人民政府——辽东省文化处,1951年春转交东北文化部。经专家判定确为真迹,系国内孤本,是极为宝贵的《聊斋志异》定稿本。  画像印章,暗合手稿流落地  在淄川区蒲家庄蒲松龄新居的聊斋正房里,悬挂着一幅蒲松龄画像,长258厘米宽69厘米。这是蒲松龄74岁时,其四子蒲筠请江南画师朱湘鳞制作的。这也是蒲松龄留下的仅有据他自己容貌制作的“写真”画像。  画像上方有蒲松龄亲笔题写的两个跋,前后共盖有六枚大小不一的印章。因为年代久远,有些印章模糊不清,多年来一向未能辨认悉数印文内容。蒲松龄第十三世孙蒲伟业,经多年潜心研讨,查阅很多材料,遍访蒲学专家求证,终获重大突破,破译了国家一级维护文物蒲松龄画像上的六枚印章。其间,蒲松龄亲笔题写的跋的结尾方位,盖的印章印文,恰是“奉天”两字。“奉天”,释义 “遵照天意”。专家以为,此印或许是蒲松龄煞费苦心创造《聊斋志异》乃“遵照天意”的绝妙解读;如按地名来讲,恰是今日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的终究栖息地——辽宁省沈阳市。查阅材料得悉,1657年,清朝以“奉天承运”之意在沈阳设奉天府。1929年前,“沈阳”一向叫“奉天”。  沈阳(奉天)与淄博远隔千里,却成为《聊斋志异》手稿的终究栖息地。蒲松龄画像上那枚不起眼的“奉天”印章,该不会是蒲老先生神差鬼使的“暗示”,蒲翁后人心照不宣、逼上梁山“接力”,《聊斋》手稿流离失所终归“奉天”——辽宁省图书馆的宿命吧!更多精彩内容,请点击进入文化产业频道>>>>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